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冷清秋的天路历程

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我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日志

 
 

(原)梦中的姐姐,永远十六岁  

2007-11-09 23:0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是一个暴风雪的夜晚,姐姐为了保护她那条比生命还重要的长辫子,冲进了暴风雪中,再也没有回来!那一幕在我幼小的心灵上刻下了一道永恒的伤痛,那以后,我只能在梦里找寻我亲爱的姐姐——)

我曾经有一个姐姐,她是妈妈从山外带来的,父亲是她的继父。

记忆中的姐姐经常吃父亲的耳刮子。

姐姐是个美丽而又善良的女孩,一头乌黑的长发扎成一把大辫子,似一条油光发亮的乌龙,在姐姐的胸前背后摇来摆去。

姐姐很珍视这把辫子,碰都不许别人碰一下,记得有一次她惹我生气了,我说等你睡着了,我会拿把剪子剪掉你的辫子。姐姐一听说要剪她辫子,两只圆圆的大眼睛内燃着怒火,她骂:猴三,你敢剪我辫子我就剪掉你雀雀!

姐姐说完,脸红了,我吓得夹起双腿,用双手紧紧护住开裆裤。父亲闻声走了过来,“啪”的给了姐姐一记耳刮子,骂道:你再敢说这话,我撕烂你的臭嘴!

每当姐姐挨打的时候,她总是不哭出声,只是默默的流泪,每当姐姐挨打的时候,她总是用手扶住那把美丽的辫子,仿佛那把辫子就是她的生命。

那年头缺粮少米的,妈妈便把二餐当成三餐过,饭里加菜叶,菜里没放油,那种偷工减料的日子满足不了我们突飞猛进的身体和咕咕叫着的肚皮。姐姐便带我上山挖地丁和茅草根存放在枕头底下,等大人们加完夜班后喝麦皮粥的时候,我们可以一边咽着口水一边嚼着草根入睡。

冬天来了,大雪封山,有时饿得发慌,我便缠着姐姐,要拖着锄头上山。

姐姐拉着我说:入了冬,地丁空。

我说:可以挖草根啊。

姐姐说:下雪天不能进山,山里有狼有野猪还有雪人,它们都吃人的!

我放下锄头,一个劲的喊饿。

姐姐没法,便翻箱倒柜,满屋子帮我找吃的东西。找来找去,最后,姐姐的目光落在屋粱上吊着的一小袋子花生上。姐姐找来一根竹棍,用小刀把顶部削尖,然后小心翼翼地捅进纤维袋内来回转了几圈抽出来。竹筒里便带出来几粒花生。我当时心想姐姐真是太聪明了,这种方法她都能想得出来。但是,我想不到的是,就是姐姐的这次聪明害死了她!

姐姐只吃了一粒花生米,剩下的全装进了我的小口袋里。姐姐告诉我,这是花生种,只准吃这一次,花生壳埋进火坑烧掉,千万不能让父亲知道了。

那时,在我的心中,花生简直就是天底下最美味的食物了。

后来,每当肚子受不了的时候,我的目光便会不由自主的盯上了屋梁上的那袋子花生种。当饥饿战胜理智的时候,我顾不得姐姐的忠告,又操起那根能给我带来“人间美味”的竹杆。天长日久,鼓涨的纤维袋渐渐的瘦了下去。终于有一天,父亲发现了这个秘密。

那是一个风雪弥漫的除夕之夜,姐姐正冒着严寒在猪栏清扫猪粪。我看见姐姐的小脸上荡漾着甜甜的笑容,我问:姐,你笑什么?

姐姐冲我挥挥手:快进屋,外面冷,当心着凉了!

其实,我当时也知道,姐姐心中甜着呢,因为,妈妈在这个新年为姐姐缝了一件红色的新棉衣。姐姐扫完猪栏就可以换上那件盼望已久的新棉衣,然后去邻居家串门,让那些小姐妹看看她穿上新衣服的美样。

我回到屋里,正准备写一下寒假作业。父亲手拿着一根竹条子站到我面前。他怒气冲冲的问我:是谁偷吃了老子的花生种?

我看看父亲那铁青色的面孔,再看看那根令人心惊肉跳的竹条子,我心怯了,我没有伏罪的勇气,我撒了一个谎说:是姐姐!我不知道这个慌言会让姐姐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父亲几步跨进猪栏,一把揪住正在扫地的姐姐的长辫子,拖她进屋,竹条子劈头盖脑的一阵猛抽。姐姐白净的小脸被抽出几道血痕,嘴角也流出了腥红的血。

姐姐没有哭,只是流着泪抽泣着。她用带火的目光扫向我和父亲。此时她还没忘记保护她美丽的大辫子,一边流泪一边用手指梳理被父亲扯乱的辫子。

父亲正在火头上,他见姐姐挨打了不但没有哭,而且还有心事编辫子。父亲火气更大了,他咬咬牙骂道:老子看你爱俏?三儿,拿剪子来,我今天就剪掉你的辫子!

我没有动,父亲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自已冲进房间去找剪子。

姐姐怨恨的目光里又多了一份惊恐。

“不!”姐姐哭叫着,乘父亲进房拿剪子的机会,猛然转身,拉开房门,风一样的冲出大门,冲进呼呼吼叫着的暴风雪里,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面对父亲的狂暴,妈妈永远只会流泪,姐姐挨打的时候,她不敢上前拦护,她知道父亲的臭脾气,如果拦护他会打得更凶更重。直到姐姐冲出大门,她才跟着赶了出去。

那一夜,整个村子出动了,全村上下的一百多号人打着火把,在大山里折腾了一夜,但,最终没能找到姐姐的下落。可怜的姐姐,盼望已久的新棉衣还没来得及穿一次,就这样走了!

多少年过去了,我的内心常吊着那袋害死姐姐的花生,我的梦里常飘摆着姐姐那乌黑发亮的大辫子,梦中的姐姐总是那么美,梦中的姐姐永远十六岁!

后来,我问妈妈,姐姐为什么把辫子看的那么重要,妈妈流着泪告诉我,因为她的死去的生父常说妮儿留辫子好看,只到他死前都紧紧拉住那条小辫子!(妮儿是姐姐的名字)

 

2007年11月9日星期五于中山

 

 

 

 

 

 

 

 

 

 

  评论这张
 
阅读(736)| 评论(16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