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冷清秋的天路历程

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我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日志

 
 

《怨女幽魂》11  

2008-11-22 22:35:39|  分类: 怨女幽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一章/都是文章惹的祸

  因为我在那上晚上无意中发现了父亲和阿霞的关系,在家里实在无法呆下去了,我离开了那个生活了十几年的城市,来到西城市。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我通过人才市场的招聘信息,进了西城市最大的一间服装企业丝宝集团做行政文员,丝宝集团是一个集纺织制衣于一体的大公司,共有两万多职工。

  来丝宝只有短短一个月的时间,我就从一个普通的文员被提拔为经理助理。那时我心里在想,如果说继续这样发展下去,我就可以彻底摆脱父亲的阴影,靠自已的实力在西城市闯出一片天下了。没想到本来前程似锦的我,由于写了一篇小文章,在西城市掀起了轩然大波。也结束了我刚刚开始起步的事业。

  

  文章原文如下:标题《这个警员太离谱》

  本报讯5月25日晚上11时左右,西城市公安局城南分局丝宝警务处三位民警巡逻到丝宝纺织厂,见该厂员工王秀权和保安在棋盘上布阵撕杀,便凑上前去观战。其中一个高个子警员不顾“兵家”之大忌,强令王秀权调“马”向东。王秀权最讨厌的是看棋多嘴之人,明知“马”应该向东才有胜算,但是,王最终偏偏拨马向西,宁愿失败也不愿听人摆布。

  高个子警员见王竟然敢不从命,野蛮的揪住王的头发往地上按,并且口吐脏话骂娘。王秀权回骂了一句,高个子警员挥动警棒,劈头盖脑对王大打出手。厂保安吕某在旁劝阻,高个子“啪”地抽了吕一皮带,叫吕少管闲事。

  王秀权被打得爬在地上,高个子警员还不想住手,直到厂行政部经理赶到现场,才制止了事态的发展。

  此时,在场的工友议论纷纷,有不少人开始叫骂喊打了。高个子警员见此情景,便借口怀疑王与最近发生的一宗抢劫案有关系,强行将王带回警务处。后经厂长和行政部反复交涉,直到第二天凌晨五点,才将人放回。王秀权出来时已经不能独立行走,被送进西城市人民医院抢救!

  

  本篇文章刊发在5月26日江城都市报头版黑题,责任编辑陈子君大胆在文章后面加了编后语:

  

  节选:“西城市公安局城南分局丝宝警务处的这位高个子警员实在太离谱!且不说“看棋不语”是观棋人的“看德”,使即王真有犯罪嫌疑,也不能随便打骂,何况王只是没有听从该警员的摆布走棋!

  归结到一点,这个警员无非是自以为高人一等,以为我是保护你的,你就得听我的。这种思想是万万要不得的。警务人员是犯罪份子的克星,是人民的保护神,也是人民的公仆,这种无故伤人的警员虽然只是小数,极个别的,但,他所反映出来的我们某些执法人员的素质低下,老爷思想严重,作风霸道的问题却是不得不引起有关方面注意和重视的。”

  

  江城都市报是全国20大名报之一,文章发表的第二天,编辑陈子君和我口头协议让我做本报特约通讯员,继续关注伤者的状态。文章发表的第三天,我正在办公室读着报社寄来的样刊,自鸣得意想入非非的时候,公司黄总慌慌张张的来到办公室。我看他满脸惊惶失措的样子,心中也一阵紧缩。黄总在平时我们可是想见他一眼都困难,他怎么亲自来到我的办公室?

  黄总叹息着告诉我:小杜啊,闯大祸了!你也真是,发表文章为什么要用真名,还把厂名也写了上去,现在不得了啦,刚刚市经贸局领导打电话过来了,省市区三级领导四十多人要来我们厂,这可如何是好啊!

  听完黄总的话,我心中当然也有些紧张,但,事已致此,是祸也躲不过啊!我说:一切后果与工厂无关,责任由我一人承担。

  黄总点了点关头说:好吧!等下你要到现场应付一下上级领导,话尽量委宛一点,不要让矛盾激化。

  总经理叹着气走了,我也一时间没了主张,我想起报社的陈子君编辑,我何不打个电话给她,让她帮我拿拿主意。

  陈编辑告诉我,不要怕,只要写的是事实,就算是中共领导来了都不用怕。她还鼓励我继续报道伤者的情况,并让我有事情给她电话。有了她这番话,我心里也吃了定心丸。

  半个小时后,一溜二十多辆高档小轿车开进了丝宝集团的停车场。我从窗口偷偷看了一下那阵势,心也禁不住狂跳起来,这可是充我而来的三级政府官员啊!看着他们雄纠纠气昂昂的走上办公楼,我静静的盯着电话机,我知道它一响起来我就得去面对那个从未经历过的场面。电话没有响,而是黄总又亲自跑了过来:小杜,连江省长都亲自来了,你一定要小心应付,不要乱说话啊!

  江省长?我好象有些印象,我反过来安慰黄总:不要担心,现在是共产党的天下,言论自由,我们怕什么?

  我跟着黄总上了办公楼,走进会议室的那一刻,我感觉到空气仿佛凝固了,喉口有些发堵。

  镇经贸办付主任一一给我引见了各位领导,在和这群大小官员的认识过程之中,我感受到大多数人都是和善的笑容和慈祥的面孔,但也有几人双眼露出冷冷的目光。

  听完了我对事件经过的描述,省长首先开口讲话,他先说明了来意,原来,他们并不是来兴师问罪,而是来了解核实事实真相和伤者情况。

  江省长说:丝宝出了这样的事情,令全省人民震惊甚至令全国人民震惊,这会让老百姓心里想,这哪儿还是共产党的天下,简直比国民党甚至比日本鬼子还离谱,我江涛在此表态,各相关职能部门一定要严肃处理本次事件,一定要给老百姓一个交待!

  江省长充满激情的的发言在全场引爆了如雷的掌声。我的心中对这个义正辞严的省长肃然起敬,脸上也露出了得意的微笑。我将目光转向黄总,黄总还是象支霜打的茄子,这令我心中有些费解。

  省长最后还特意夸奖了我一番,说我是丝宝集团的人才,还说让后继续关注伤者的情况,随时跟踪报到。省长离开的时候还给了我一张名片,让我有事打他电话。

  省长一行人刚走,行政部经理在医院给我打来电话,我心中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果然,王秀权情况危急!当我们赶到医院的时候,王秀权已经停止了呼吸。

  

  评论这张
 
阅读(171)|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