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冷清秋的天路历程

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我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日志

 
 

怨女幽魂12/原  

2008-11-23 18:40:51|  分类: 怨女幽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二章/漂亮女编辑神秘失踪

  王秀权的死令我刚刚平静下来的心又起狂澜。一个活生生的人,为了下一场棋竟然被人民警察活活的打死。我想拨通省长的电话,向他汇报王秀权的死讯。但,语音显示:你拨的号码不在服务区,请稍后再拨。

    我心想,这移动公司到底怎么了,连一省之长的电话都接不通,我看着省长的卡片:江涛,XX省人民政府省长,中共XX省委副书记,政法委书记,XX省公安厅代理厅长

  这个省长一身兼如此多的职务,难怪手机打不通。我又想起将王秀权死亡的消息告诉陈子君编辑,陈编辑的电话还算好打,电话那头传来陈子君的声音。她约我第二天去江城市幸福大酒店热带雨林咔啡屋面谈。

  当晚,我怀着沉重的心情,将王秀权的死亡写进了稿件,标题:《谁来为死于非命的民工买单》那一晚,我没有合眼,我的眼前总是有王秀权的影子在晃动。第二天一大早,我搭上了去江城的客车。

  陈子君约我在幸福大酒店见面。

  当我赶到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二点了。走进幸福大酒店热带雨林咔啡屋,我看见一个红衣少女在向我招手。我有些惊奇,难道她就是子君,洁白的瓜子脸上生着一幅适到好处的五官,一双大而明亮的眼睛,简直象天上的星星般迷人。红色的毛衣捂不住前胸勃勃向上的青春标致,这女孩子竟然是江城都市报的编辑?不象!

  她见我有些迟疑,赶忙迎上来冲我甜甜一个笑脸:你是在找陈子君吗?她是我表姐,现在还在报社,她让我先在这等一个叫杜纪明的先生,是你吧?

  啊!原来如此,我就说吗,一个省报编辑不可能是她这形象,我心想。

  她伸出雪白秀气的小手说:我们认识一下,我叫钟雪梅,一见钟情的钟,雪花的雪,情人梅的梅。她很有礼貌地握了一下我的手,做了自我简介。然后递给我一张名片:钟雪梅,江城都市报编辑,记者。

  看了她名片上的头衔,我真的有些肃然起敬。真乃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我又为我刚刚的判断失误感觉到好笑。

  她说,这次警察打人的事闹大了,表姐想做一个专题对此事件跟踪报到,编辑部领导开会没通过,总编和社长都认为上次那个稿子都不该发,更何谈做专题。他们还为子君的自作主张感到不满,他们说这类事件属于负面新闻,不适宜大量渲染。子君说如果不同意她做专题,她就辞职,不做都市报的记者和编辑了。

  是吗?我为自已给子君带来这么多的麻烦感到内疚。钟雪梅笑着说:表姐就这性格,天生一副侠义心肠,为人正直,当属于女中豪杰。她对我们社长说:记者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家卖红蓍!

  我们正在聊着,一个身材苗条的黄花衣少女走进热带雨林咔啡屋。

  那,我表姐来了!钟雪梅指向门口。

  我回头时正好和她的目光对视,这让我又一次感到震惊。

    她们不是俩表姐妹吗,但,她们的长相竟然象一对双胞胎的亲姐妹。只是在气质上感觉子君比雪梅要成熟许多。子君属于那种比较文静的女孩子形象,钟雪梅所说的女中豪杰气质我在她脸上找不出来,在我眼前的这个女孩,更显出一种大家闺秀的风范。

  子君和我握手的时候,我感觉那双小手柔若无骨。她微微笑了笑,在我对面的椅子上座下来。从她眉域间,我可以看出她心中飘浮着一朵阴云,看来和报社领导的谈判破裂了。

  我辞职了,子君把她白色的坤包放在桌子上。她仍然只是微微的一笑。

  真的?他妈的那些老古董!钟雪梅一拍桌子说:老子也不干了!

  你看你,又来了,不要那么野好不好,当心到时候没人要你嫁不出啊!子君半开玩笑的教训着表妹,那样子简直象一个慈母的表情。

  子君看了我的文章,紧皱着眉关沉思良久说:纪明啊!这篇文章写得不错,有深度,但是,象这类敏感类的话题,现在江城都市报再没有人敢发了,我现在也帮不了你了,我的这次辞职也是老社长的授意,他说将有人会对我不利,劝我先到外地避避风头,我也收到了威胁短信。

  沉思片刻,陈子君将稿子递给我说:这样吧,你先将这篇稿子贴到网上,效果可能更好!只是纪明啊,现在连你也要注意安全。江城市和西城市这次都叫你那篇文章闹得翻腾起来了,据内部消息,那个打人的警员已经邢事拘留了,可能连西城市公安局长的位子都保不住了,这些人一旦被查处,他们会疯狂的报复,听说他们中有些人和黑帮有勾结,他们放出风声出五万元买我们俩的一只手啊!新闻工作者以身殉职的例子也不在少数啊!我们必须先学会自保啊!

  交谈完毕的时候已经是华灯初上,子君让我不要回去了,今晚我们就住幸福酒店,明天再走。

    她在客房部要了个双人房间,她和雪梅睡里面一张床,我睡靠门口那张床。她开玩笑说想请我做一晚护花使者,但是,千万不要监守自盗啊!

  那个晚上,我一直不敢合眼,似乎一合上眼子君和雪梅就会从我的身边消失。时钟指向凌晨两点的时候,有风从窗外吹进,伴着淡淡的桂花香味。我深深呼吸了几大口带着桂花香味的空气,觉得浑身上下舒服极了。这时,我感觉到睡意如潮一波接一波向我袭来。我感觉眼皮越来越重,终于我经受不住“周公”的诱惑,沉沉进入了梦乡。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十点。我猛地翻起身,睁大双眼朝俩位姑娘的床上望去。我的心急速下沉。子君和雪梅已经不在房间里。但她们的外套却留在床上。鞋子放在床边,提包放在桌子上,房门是锁着的,而且上了双保险,那锁匙我昨晚藏内裤里,没有锁匙门是无法打开的。

    难道她们?想到此,我突然回想起昨晚我入睡前的片刻,有桂花树的香味飘进了房间。我走到窗前,远远近近都找不出一棵桂花树。糟糕!我想一定是有人使用了麻醉手段,从窗户劫走了子君和雪梅!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3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