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冷清秋的天路历程

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我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日志

 
 

原创长篇/怨女幽魂14  

2008-11-25 18:00:36|  分类: 怨女幽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四章/原来他就是摧花狂魔

  我和麻叔的第一次被派工是进入江北农场的第五天,那一日由狱长独眼龙亲自带队,到监狱后山上去扛木头。被囚禁了五天的我,一走出高墙的那种心情,就好象笼中的鸟儿重返了天空。尽管我们二十个人就有六个荷枪实弹的狱警监视着,我还是觉得走出高墙是找回了难得的自由!

  临行之前,狱长独眼龙给大家训话,他说:妈那个巴子,今天上山干活注意以下三项,懒惰者送“休闲阁”,闹事者送“健身房”,逃跑者赏“花生米”,希望大家好自为之!

  走在郁郁葱葱的山路上,我悄悄问麻叔,怎么这狱长独眼龙说得那么好听啊!这不是鼓励别人闹事吗?闹事了反而有那么好的去处?

  麻叔瞪了我一眼,冷冷笑了一声:哼,他那张狗嘴里能吐出象牙,狗屎都变成黄金了!

  我仍然不懂地望着麻叔?

  休闲阁是什么,那是禁闭室,健身房又是什么,就是你作靶子给别人健身,花生米你以为好吃啊,吃一粒你就可以永远离开这里了。小子,这个给你,这是我老妈传给我的平安玉符,带着它,你就可以百毒不侵了!

  听完麻叔的话,我明白了独眼龙的含意。接过麻叔的平安玉符,我心中涌起一股热浪,这么好的人他是怎么会来这里呀?我想,在这个时候是最好的时机问问他为什么来这儿的。

  我刚想开口,麻叔却先开了口。他轻声说:小子啊,你想知道我犯的什么罪是吗?

  您老人家可真是神算,连我心中想什么你都算得出?

  你小子还没翘尾巴,老子就知道你想拉什么屎。我也是强奸杀人罪,那个晚上,我一次干掉了两个女伢,一个十六岁,一个十二岁,老子比你狠吧,先奸后杀,最后还把她们俩姐妹的尸体大卸八块,全给蒸熟了喂猪。哈!够狠了吧?

  我不信!你老在吹牛。我心想,你麻子把我当成三岁开裆裤了,奸杀俩个外带蒸尸,其中一个还是十二岁的幼女,你还有机会和我在这儿扯淡,不早拉去枪毙了才怪。

  是啊!按说我这罪早该吃花生米了,可是我就能活着。有时我倒真的很希望吃一颗一了百了,但,就是没人给我吃啊!

  看来麻叔的故事也是一部吸引力超强的书。那我问你,你为什么要强奸她们?

  因为她们长得好看啊,一看就让人产生犯罪的念头,当时我想,这女孩儿老子干掉她,马上拉去枪毙也值啊!啊!她实在生的太美了?我就说这女孩儿生一幅太漂亮的面模子就是祸。难怪古人要说红颜祸水,红颜命溥,唉!其实呢我也不想害她们,但是,人在犯罪的时候,往往都是被魔鬼控制了你的心智,等你一切做完之后,你会后悔,你会觉得被害人好可怜,你会觉得你自已已经变成了恶魔。

  那么那个小姑娘呢?人家才十二岁呀,你怎么也这么残忍。从生理角度讲,十二岁的小女生发育都没有成熟呢,你都忍心下得了口?

  碰巧嘛,那一天她们刚刚睡一张床了,而且,都怪她,十二岁了还裸睡!看着她刚刚开始发育的胸部,我是怀着好奇心,用手去摸了一下,哪知道这一发而不可收了,我脑子里仿佛有一个声音在说,干掉她,尝尝刚刚泛白的嫩毛桃子是什么滋味儿。那时啊!老子就在想,反正已经干掉了一个,干一个是干,干两个也是干,倒不如捞多一个死了也不亏本!等我干完了,那个声音发出了狂笑,然后我就开始害怕了!

  我真的开始相信麻子的描述,因为他讲的那么的生动那么的下流那么的恐怖!那么的惨无人道!我压抑着心中的怒火又问:你已经占有了人家的身子,为什么还要害人的性命?

  麻子竟然抹了一把老泪说:当时糊涂啊?我想,如果说不杀人灭口,我就可能会死,把她们处理得干干净净,我也许还有一线生的希望。

  我问麻子:那你现在活得开心吗?你晚上没有做恶梦吗!

  有啊!麻子又抹了一把泪说:那些日子,我只要一趟在床上,我就梦见一大一小两个女鬼,她们赤裸着全身,来到我的面前,同时发出令我心揪的呼喊:还我命来!还我命来!

  你……我真想飞起一脚将这个恶魔踢下山谷,让他粉身碎骨:你没结婚吗?我又问。

  麻子没有回复,他继续着他的讲述:这个声音搅得我夜夜不得安宁,最后,我只好投案自首了,后来,我被判了死刑,有些日子,我只想早点去死,但后来不知是什么原因,大概是因为我有自首情节,又改成死缓,二年后执行!

  麻叔抬起眼望着我,点了点头说:我结过婚。

  那你老婆孩子呢,你这样做对得起她们吗?我的话语带着火药味儿。我的拳头握得格格响,我真想给他一拳,让她到地府陪着那俩姐妹,给她们做牛做马!

  “啪”麻子顺手给了我一巴掌,打得我眼冒金星。也打得我莫明其妙。

  我心中怒火冲起来,挥起拳头,一拳打在麻子的尖如鹰勾的鼻子上,那一拳是为大女孩的,麻子鼻孔里有鲜红的血涌了出来。我又一拳打了过去,想再为那个十二岁的小妹妹讨回一拳。但,麻子捉住了我的手,我感觉到他的手臂的力量,那双粗糙的大手,象一把铁钳子,使我想动一下都不能。麻子用右手抹了一下脸,那血抹得满脸都是,让人觉得那是一张魔鬼般狞的面孔。他恶狠狠的说:你妈个小B,老子从娘肚子里出来就没给人打过,你竟敢打我,而且一拳不过隐,还想打第二拳,你小子想让我死,那我就让你先死!麻子说完,一把将我提了起来。几大步跨到崖边,然后双手将我举过头顶,我看着麻子脚下的万丈深渊,我听着耳边呼呼掠过的山风,我心想,我命休也!

 

 

  评论这张
 
阅读(164)|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