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冷冷清秋的天路历程

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我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日志

 
 

原创长篇/怨女幽魂16  

2008-11-27 21:46:50|  分类: 怨女幽魂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六章/我和尸体相伴的三个日夜

  麻子掉下崖了,两个狱警跑了过来,他们站在崖边充下面瞅了瞅,只见山谷深不见底,白雾缭绕。狱警问我:是你推他下去的?

  我心中一惊,那不是本来无罪的我又多了一桩命案?我说:是木头撞下去的!

  狱警又朝山谷中看了看,然后打通了独眼龙的对讲机:喂!01、01、08汇报情况,8号犯人麻子堕崖!

  不一会,独眼龙急匆匆地赶了过来。

  怎么回事?独眼龙问08。

  4号推他下去的。08竟然如此说话。

  不是,是木头撞他下去的!我极力争辩着。因为这关系到我从一个无罪到有罪的条件。我说完惶惶然望着独眼龙。

  不要吵了,妈个巴子!小朱!独眼龙冲08号狱警说:消息就地封锁,谁都不准说出去!

  是!两个狱警一个立整。

  狱长独眼龙走到我面前,扯住我的耳朵骂到:你妈个巴子,看不出你也够狠的啊!你竟然把别人推下山崖,你知道从这儿下去是什么后果?

  我摇摇头,其实不用问啊,谁都知道那后果是粉身碎骨。

  你小子不知道是吗?独眼龙转向两个狱警:你们两个把他给扔了下去,让他也尝尝跌落山崖的滋味。

  那两人真的就把我举了起来,做准备扔出状。

  没有啊!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推的!我大声呼叫着。

  放下!独眼龙一声吼,两人将我放下地。独眼龙说:他是怎么下去的?

  他是自已不小心掉下去的,我说。

  是吗?没有第三者在场,你如何证明?独眼龙盯着我。

  我可以对天发誓!

  妈个巴子,对天发誓,发什么誓啊?在这儿老子就是天:朱浩王杰!

  独眼龙叫着。两个狱警:到!

  8号李二是怎么死的?

  报告:8号李二企图越狱,袭警,不小心跌落山崖。尸体无法找回!报告完毕!

  4号!他又冲我喊到。

  在!我答:企图越狱,袭警,不小心跌落山崖。尸体无法找回!报告完毕!

  哈--哈—算你小子醒目仔,你可以不用死,但,活罪难逃。朱浩王杰,将4号带回休闲阁,先关几天再说。

  是!两人用手铐将我铐起来押回到监狱,关进了被他们取了个美名的“休闲阁”。

  进了这个地放,我才知道麻子当时所讲的事实。

  这是一间不足五平方的小屋,里面没有灯,只有四米高的墙上,有一个巴掌大的小气孔。我被推进去的时候,里面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由于他们是用力把我推进了黑屋子,我没站稳脚跟,一个踉跄,扑倒在一木桶上面,那木桶随着我倒地时一同倒了下去,一股刺鼻的骚臭味儿直入我的心脾。原来那是一只装满屎尿的木桶,我的全身已经沾满了屎尿。

  厚重的铁门“嘭”的一声紧紧关闭。

  我嗅着满屋子的骚臭,心中一股热流直冲喉头,我拼命的呕吐着。

  过了好一会儿,我的眼睛慢慢地适应了黑暗,我借着气孔透进的一线光,看清屋子里面还有二个人,我的心一下子收缩了。

  我曾经听麻子讲过,犯人打死犯人的案例,我真的怕他们俩联手来对付我。我大气都不敢出。好一会,我才知道刚才的担心是多余的。借着淡淡的光线,我发现他们就睡在屎尿横流的水泥地上一动也不动。我试着用脚轻轻地踢了一下,那人哼了一声,翻个身滚向一边。另一个踢着没一点动静,我用手指探了一下他的鼻息,我心中大吃一惊!

  别动他,他已进死了!一个微弱的声间告诉我。

  那你怎么样啊,我伏下身想扶他起来。

  我啊!差不多了,顶多也就一两天的事情!

  你们病了?为什么不让他们叫医生?我问那个人。

  哈—哈---找医生,来这里的人都是没病的,他们不给吃饭不给喝水,七天有谁挺得过去啊!

  不给吃饭?岂有此理!简直是黑监狱,只要我能活着出去,我一定要将这儿的黑幕公诸于世,将这些草菅人命的人渣告上法庭。

  哈哈—小兄弟,你是新来的吧,怎么一进来就送来这儿了?你还想出去,没可能的事情了。七天你能挺过去那你就是神仙了。除非你愿意吃地上的屎喝桶里的尿,否则,不饿死你也会渴死的!

  哇—我听了他的话又一阵猛呕。

  哈哈---小兄弟,你没吃屎都已经呕翻了天,你还想活着出去,你看这个兄弟,死了两天了都还出去不了。惨啊!

  为了活下去,就得吃屎,那我可能真的无法走出这个黑屋子了,刚刚嗅到这味儿我已经呕出黄胆了,如果说让我吃,那我宁愿死!

  此时,我又想起了刘瞎子给我算的命。回想这些日子,我凭什么去挺啊!不就是凭刘瞎子说我只有短暂的牢狱之灾吗。如此看来,这人活在世界上,如果生命没了盼望,生和死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没吃没渴的第三个晚上,最后一个同伴终于也走完了他人生中最痛苦的路程,双腿一伸去了。我用脚踢了他两下,见他一动不动,我就高声叫了起来:死人了,快来人啊!我拼命的叫着,因为我心里很清楚,此时,我必须叫来他们,最起码要让他们把这两个死尸拖走。因为先前死的那个人已经开始发臭了。我足足叫了两个小时,才听到有人来开门。那人开门后高声骂到:你奶奶的,你叫什么叫啊,是不是连最后几天你都不想要了?

  死人了!我大声说。

  死人了?很正常啊!

  拜托,你就把他们的尸体拖走吧算您行行好,好人好报,好人好报啊!

  我呸!这是专门放在里面臭你们的,不然,你们还把这儿当安乐窝了!那家伙骂了几声,“咣啷”的一声,锁上铁门出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178)|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